生存还是毁灭?

发布时间:2020-04-28

“报考我们学校的考生人数远远超出了招生计划员额(招生定员),大学事务局的说法是招生宣传策略起到了良好的效果,但是真的仅此而已么……”——去年春天,一所曾经持续招不满学生的日本中坚型大学的领导在接受笔者访谈的时候如是说到。在他的脸上浮现的表情,既有喜悦也透着些许不安。大学招生局面变动的背后又隐含着哪些深层原因呢?
大学的招生宣传策略可能在招生结果上会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但是现在真正使私立大学在招生工作中受益的实际上是文部科学省制定的“严格施行入学定员管理”制度。随着今后18岁人口的逐渐减少,这种官方制造出来的“私立大学泡沫”一旦破裂,那么招不满学生的大学将会呈几何数量地增加。面对这样的前景,确实很难乐观的起来。
所谓“严格施行入学定员管理”制度,开始的时间是2016年,背景是日本的大学生源过分向以首都圈为中心的都市地区的大学里集中,而造成了都市和地方大学之间严重的生态失衡。为了打破这种失衡的局面才有了相应制度的出台。
目前,地方上中小规模的大学有将近半数正因为招不满学生而面临赤字经营的重压。这种现象背后的原因正是因为生源都集中涌向了都市里的大型大学。文部科学省在2014年的一项调查中发现,当年日本全国的大学在招生过程中出现的超员额招生人数总共有4万5000人左右,其中大部分是集中在了三大都市圈(东京、大阪、名古屋)的大型大学里,从而导致文部科学省在随后出台了相关制度,到2018年为止逐年提高对定员充足率(超过率)的审核标准以期遏止这种大学超员额招生的态势。
 
考生涌入中坚型大学
举例来说,如果一所在校生满员人数为8000人以上的大型大学其新生入学数量达到了当年招生计划员额110%以上的时候,大学从文部省获得的补助金将被全额减除。在这样的政策严管之下,大学自然会刻意地对考试合格率进行压制。这其中,像青山学院大学、关西学院大学这样的重点大学(难关大学)这几年一直都把合格率压缩在25%左右。另外,在首都圈以及关西地区,也普遍出现了按以往情况明明能够考上的学生纷纷落榜的事例。
于是,那些想要避免彻底落榜成为浪人的考生就会调低目标院校档次、增加平行志愿院校,结果就造成中坚型及中坚以下大学报考人数的增加。看看最近这些年报考人数持续上涨的大学,排在前列的福冈工业大学(连续13年)、龙谷大学(连续8年)、桃山学院大学(连续8年)、白鸥大学(连续7年)、东京工艺大学(连续7年)、追手门学院大学(连续7年)、大阪经济大学(连续7年)、大阪经济法科大学(连续7年)、阪南大学(连续7年)、神户学院大学(连续7年),这里面多数都是中坚型大学。

另外,从2021年大学升学考试季开始将要引入的“大学入学共通TEST”也会对考生们填报志愿的趋势产生影响。现阶段,距离共通TEST的实施日期只剩下1年多一点的时间了,然而由于存在的种种问题并没有得到妥善解决(其中包括如何活用英语的社会化考试来评判考生的英语水平;语文及数学考试中论述题的判卷公平性引发的质疑等等),时至今日这项考试如何落地仍然充满不确定性。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对于考生们来说,这次的“大学升学中心试验”可能是最后一届了,如果不能顺利考上大学,那么复读再考所面临的政策性风险将大大增加。在这种预期下,明年春季无论如何也要确保自己能升入大学就成了考生们的共识。从各个升学辅导学校模拟考试的志愿填报情况来看,追求安全稳妥的倾向十分明显。

上百所私立大学将会消失

我们来看一下政府有关部门对日本18岁年龄段人口变化的统计和推测。这个数字过去十年左右稳定在120万人。从2018年开始下降,2019年降为了117万人,到了13年以后的2032年将会跌破100万人,再往后5年的2037年将会大概率跌破90万人。

被称为“团块世代”(专指日本在1947年到1949年之间出生的一代人,是日本二战后出现的第一次婴儿潮人口。他们被看作是上世纪60年代中期推动经济腾飞的主力,是日本经济的脊梁。)的一代人普遍迎来18岁的1966年,18岁人口大约有250万人;到了“团块世代”的下一代迎接大学考试的1992年,18岁人口是205万人。这样对比下来,90万人这个数字是何其之少就一目了然了。

然而,在如此快速发展的少子化过程中,为什么社会上没有产生“大学危机”的普遍感受呢?那是因为随着大学数量的增加大学升学率也相应的提高了。1966年的时候,大学总数是346所,大学升学率只有11.8%。到了1992年大学数量增加到了523所,升学率也上升到了26.4%。而到了2018年,大学变成了786所,升学率也飙升到53.7%。这些数字意味着,在50年间日本高中毕业生的大学升学率从十里挑一变成了二中一,上大学成为了家常便饭。

有人可能会觉得进一步提高大学升学率也未尝不可。但事实上,目前的大学升学率再叠加上短期大学4.4%、专门学校23.6%、高等专门学校0.9%的话,高中毕业生整体升学率将超过80%,这就意味着目前的大学升学率已经接近极限了。

现在,招生计划员额最多的是约1万5000人的日本大学,紧随其后的是约9000人的早稻田大学和约8000人的近畿大学。如果13年以后18岁人口数量比现在减少20万人,假设那时候大学升学率依然维持在现在的50%水平,那么就意味着那时大学新生入学人数将比现在减少10万人,这个数量相当于7个日本大学、11个早稻田大学或者13个近畿大学的新生数量。日本全国私立大学当中约有7成学校是招生计划员额不到1000人规模的小型大学,如果这么折算的话减少10万人就相当于上百所这样的大学凭空消失了。

国公立大学也面临重新洗牌

针对今后大学有可能面临的困难局面,文部科学省也开始了一系列的布局。比如在国立大学中推动伞式运营体系(即一个法人管理和运营多所大学)的落地,像名古屋大学和岐阜大学、静冈大学和浜松医科大学、奈良教育大学和奈良女子大学、小樽商科大学和带广畜产大学及北见工业大学,这些大学都在寻求相互整合。公立大学当中大阪府立大学和大阪市立大学的整合业已完成。

在今年6月,国立大学改革方针出台,其中明确指出“汇聚能够孕育创新技术的知识和人才是大学的使命,提高地方上的创新能力、增强区域经济活力也是大学的使命,改革是为了促进大学更好地去完成使命”。正像文部科学省官员所言,“以往像护航舰队一样守护着大学前进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在私立大学的层面上,为了大学之间学部规模的并转能够顺利进行,也有很多相应政策在逐步完善。另外,一种跨越国公私立的壁垒进行大学之间业务合作及整合的体系也在酝酿之中。

最近接连有中坚型大学的理事长、校长来找笔者听取建议,比如说“我们只有文科类学部,招生情况比较严峻。如果为了吸引考生增设新学部的话,什么科系比较好?”、“前不久某个单学科大学的领导抛来了橄榄枝提出想要合并。今后的趋势来看,真的是不走院校合并这条路就难以为继了么?”……从这些谈话中,笔者渐渐感受到了危机感的蔓延。

在明朗的大趋势下,就连连续6年报考人数位列全国第一的近畿大学也不能超然事外。近畿大学宣传负责人说道:“18岁人口的减少带来了严峻的问题。目前就读我们大学的学生中有7成都是关西地区出身,如果不加大力度在全国其他区域提高我们的知名度,那么我们未来就难以高枕无忧”。

行文至此,笔者并非想要一味地渲染危机。面对堆积如山的社会问题,日本将会拿出怎样的应对方法?全世界都在拭目以待。此前日本提出了“Society5.0”概念,即建设能够运用数字技术解决各种社会难题的智慧型社会。无疑,日本的大学在这个规划中承担着至关重要的功能。密切把握住10年以后、20年以后社会发展的动向并果断地进行有针对性的改革,这是对日本所有的大学提出的重大命题。



本文作者
日本留学攻略网张老师
咨询方式
QQ:2839492148
电话:010-88571977
留学日本11年
从留学规划、留学文案到院校申请、签证材料指导,都有着丰富的经验和大量的案例积累。一路走来。见证着日本留学市场的发展和变迁、也成功度过了日本留学市场几次大风大浪。对于日本留学政策的动向把握精准,对于市场上学生和家长的需求能够充分满足。秉承客户至上、实事求是的原则,堪称日本留学界的资深专家。

Contact Us & 联系我们

TEL:010-8857-1977

邮箱:615014278@qq.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17号

日本留学攻略
日本留学百科
日本留学攻略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02497-5 技术支持:北京原创先锋 网站建设
免费评估申请条件

目前学历:  初中  高中  本科  硕士  博士  专门学校

申请项目:  读高中  读本科  研究生  专升本  专升硕  申请G30  短期留学

语言成绩:  无  有托福/雅思  有日语等级

所在城市: *您的姓名: *移动电话: